田梯

鄙人愚钝,多多指教
=电梯/红笔
头像来自沐大
〖菜单〗
*排气瓦斯社:Noche主,Skia白猫
*被虐的诺艾尔:兄弟组,西吉,卡诺
*mogeko castle:兄妹组,异夕

【排瓦】世界树

*意识流?无cp向

*大量个人解读

*HE【剧透】注意

*《Another Day》【剧透】注意

*部分剧情与《Another Day》冲突(打飞)


他听见了Henbane。白发白裙的歌者总是将那悲伤塞满每一个音律。太大声了,那刺痛着耳膜的绝望歌声几乎有了实体,一下一下敲击听者的脑袋。即使牙齿几欲发出低泣似的嗡鸣,他也没有对此皱眉,面具下的脸仍然是一片平静。窗外一片明亮,白茫茫的荒凉孤独地延伸,他正在穿过虚无。假面男扭着酸痛的脖颈起身,抓住吊环,随着减缓速度的块如卡壳录音机般起伏着。这次车程的终点站是一片森林,隐约可以看见候车室的墙上爬满了青苔。Henbane...

图片亮度:过山车(……)

“吓――”

都,都是Noche主!想了想还是单独列出了

【西吉】手

*cp西吉

*OOC使我胆战心惊

*剧情捏造


“今天诺艾尔那边有什么消息吗?”朝着西撒大概会在的方向摊开一只手。

随即,手心传来似指甲又非指甲、被羽毛覆盖的尖尖手指划过的触感。

一个字母接一个字母,每一个都写得耐心而规整。停顿的时间恰到好处,即使是最初还不怎么适应这种沟通方式的吉莉安也能跟上思路。

“这样啊。”

除此以外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。

……

她坐在钢琴前,伸手抚着琴键。反射着润泽光亮的钢琴映出她迷茫的脸。

如果还能看见的话,视野里必然有一双普通的手吧。并不像诺艾尔那样的纤细柔软,也不像钢琴老师那样的骨节分明,非要说有什么特点,也仅仅是手指较长,适合钢琴弹奏。

…...

【剧透】零碎感想

*病句五花八门


Noche的身份,更像是一个“过来人”。

不起眼的屑为了活下去(主为了拥有自己的归所,永不忘记那个人),换取了猫的名字,从“主”变成了“猫”(少女变成了少年)。获取名字之后涌动的情感和梦见的记忆,那其中激烈的愤怒与憎恨的部分,即使使自己感到痛苦也只能承受,因为这个名字正是自己得以存活的原因(主痛苦着,想要变回自己,但又不愿哥哥消失)。

但是,Noche“并不痛苦”,因为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,也找到了真正的自己。

他已经跨越了“成为某人”的束缚,他抵达了自己的GoodEnd。

“下一个是你们也说不定。”

作为过来人的鼓励与期愿。

(很随意的)私服(?)

≈水图(实诚)

画质要命了……!

迟到得有点吓人的万圣pa……((

P2设定来自虫子!!感谢虫子给我这先斩后奏的授权!!

很迟((殴打

回家赶快画了!!

金!生日快乐!

1 / 3

© 田梯 | Powered by LOFTER